藝術品收藏者必讀:疫情之下的藝術市場!

分類:國際




中華藝術網 日期:2020/05/16   編輯部 報導

藝術品收藏者必讀:疫情之下的藝術市場!

作者:Doug Woodham/中華藝術網報導

大多數藏家都有成功熬過經濟困難期的經歷。 然而,新冠疫情來勢洶洶,對世界經濟造成的打擊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商業活動從2月開始呈崩塌之勢,比史上任何的經濟衰退都更猛烈。 但願我們已挺過了這場大暫停中最難熬的階段,但要說從封鎖重回經濟增長,仍是前路無定——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出台明智的政策、消費者 走出不安情緒並重拾信心、商業機構將新的衛生禮儀與自身運營的有效結合。

疫情已經讓藝術世界陷入近乎寸步難行的境地。 博物館、畫廊、拍賣行關門歇業、遣散員工。 春季和夏季的藝博會或是延期,或是轉移線上,或索性取消。 原本寄期望於新展銷售的藝術家們,也開始考慮自己的下一筆收入將從何而來——一份調查顯示,95%的藝術家已經因新冠疫情失去了收入來源。

在疫情的持續蔓延之下,已經很難準確預測其對藝術市場的長期影響。 不過,我們至少可以估測疫情對藏家群體的短期影響,以及它疫情對於2020年藝術市場的銷售、定價可能意味著什麼。

藏家們正在想什麼?

眼下,相比於購買藝術品,多數藏家都有更令人頭疼的事情要去考慮。 藏家們按下暫停鍵,直到不確定性消散、通往經濟復甦之路漸漸明朗之後,他們才會重新投入到藝術市場中。 對於那些擁有自己的生意、在公司擔任高級管理人員而面臨著財務壓力、或家庭成員已感染新冠肺炎的藏家們來說,尤其如此。

從我個人的感覺來看,在美國有能力及意願為單件藝術品支付5萬美元以上的藏家中,至少有八成人現持觀望態度——這還是在畫廊、拍賣行通過網絡努力維持客戶 的情況下。 對大多數藏家來說,到現場親眼觀賞藝術品——博覽會、畫廊、拍賣預展——是購買體驗中重要且有趣味的部分。 如果少了這種體驗,對於藝術品收藏這種昂貴而又必需的購買行為,藏家們的購買決策很容易變成“等等再說”。

對於還沒離場的藏家們而言,對價格預期的不對稱會阻礙交易的最終達成。 買家們希望獲得作品在疫情前價格的50%乃至60%的大幅折扣,但擁有自主決定權的賣家們仍咬定疫情之前的定價。 擁有自家企業或其他有現金流需求的藏家,可能會在未來的幾個月中低價拋售藏品。 不過,這些藏家的首選可能還是通過財務顧問來尋求更多的融資以支撐現金流,而不是出售藝術品——後者還會產生佣金和資本收益稅。 因此,擁有高質量收藏的賣家仍會稀缺。

市場的隱憂在於,藝博會、拍賣行、畫廊等,很可能會是最後一批被允許重啟的場所。 另外,從整體上,藝術品藏家是一個年齡偏大的人群。 如此一來,即便藝術世界能“重啟”,但直到新冠肺炎檢測和醫療徹底完善之前,許多藏家仍會對實體的藝術空間慎之又慎。 這些新冠肺炎高風險人群會延緩參加博覽會的行程。 在疫苗問世之前,今後的18個月內,百老匯表演也好,餐廳也好,都休談復工。

疫情對2020年的藝術品銷售意味什麼?

(表1. 經濟危機期間的全球藝術市場銷售)

上一波的藝術市場衰退起於2008年末,當時的經濟被金融恐慌套牢。 與今天一樣,許多藏家暫別藝術市場,銷售劇烈下跌。 如上表所示,全球藝術市場銷售額(來自巴塞爾藝術展和瑞銀集團 UBS 發布的年度報告)在2009年下滑36%。 在隨後的幾年裡,銷售額步履蹣跚地走向恢復。 在衰退中,藝術市場的無常特性被展現在下面的圖表中。 在上一輪衰退期間,藝術市場的下滑更為嚴重,恢復得更慢,遠甚於奢侈箱包、珠寶、時裝、鞋履的市場狀況。

我個人以為,2020年的全球藝術銷售額,會比2009年的下跌更為劇烈。 本次下跌可能會達到50%之多,原因有三。 首先,當前的經濟衰退很可能比2009年嚴重得多。  2009年,美國失業率在10月份達到最高,為10%。 近期,高盛集團修訂了其對新冠疫情的預測,提出經濟下滑的情況比原本的預想更為嚴重。 現在,高盛認為失業率將在本年達到15%。

(表2. 經濟危機期間的全球藝術市場 vs. 個人奢侈品銷售)

第二,在上一輪經濟危機期間,藏家們仍可自由出入畫廊、拍賣會預展和藝博會。 如今,藏家們失去了這份出行的自由,這也會成為今年餘下時間裡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最後,對於藏家的花錢意願而言,情緒和動力的影響會非常不同。  2009年2月,伊夫·聖羅蘭和皮耶·貝爾杰(Pierre Bergé)的藏品出售,為市場提供了強勁的需求動力。 伊夫·聖羅蘭於2008年6月1日因腦癌去世,在當年夏季,宏觀經濟和藝術市場的狀況尚佳,聖羅蘭所藏的美術及裝飾藝術作品將於2009年2月於巴黎佳士得 拍賣的消息被公佈。 儘管2008年下半年出現全球經濟危機,但聖羅蘭的733件藏品如期拍賣,並打破了許多拍賣紀錄:包括亨利·馬蒂斯、蒙德里安、康斯坦丁·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等人 的拍賣紀錄均出現在這輪拍賣中,總額達到4.431億美元,遠遠超過了拍賣前預計的3.9億美元。 驚人的銷售戰果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報導,強化了藏家對於藝術品經濟回報的認識。 然而在2020年,直到4月,類似的強心針消息還沒有出現。

藝術品的價格會跌落到什麼程度?

(表3. 2020年的價格預期)

價格之預期,根據藝術家和所售作品的質量,情況極為多樣。 在此,關於今年的藝術品價格相較於疫情前會跌落多少,我提出我的看法。

舉例而言,名字常出現在拍賣會上的藝術家,往往更有名氣、更會被廣泛收藏。 當一件名作出現在市場上時——無論是私人銷售還是拍賣——藏家很可能會視其為10年一遇的好機會,從而不遺餘力地去把握。 這種強烈的意願足以抵消經濟衰退的恐慌,正因如此,很可能他們為一件名作願意支付的價格,不會低於2019年。

但是,同樣一名藝術家所創作的其他的優質作品,會面臨不同的反應。 大批的好買家淡出市場,意味著賣家更有可能同意打折。 但是,由於藝術家的名氣大,因此折扣規模受限於投機性買家——他們希望能在短時間內盡快拋售。 這類作品的價格可能會比去年下跌10%-25%。 而這些藝術家的小型作品不受炒家和收藏老手的追逐,因此賣方很有可能會給出更大的折扣。

遠在這一梯隊之下的藝術家,所擁有的藏家群體要小得多——很少有藏家會注意到他們的作品並產生興趣。 現在,投機性買家接觸到這些藝術家的可能性也更小(如果有的話)。 因此,相比於第一梯隊的藝術家,畫廊如果想要賣出這些藝術家的作品,將會以隱形折扣來吸引買家。

藏家應思考哪些財務事項?

疫情下的封鎖還會持續,藏家應格外注意以下三種財務事項:

定價與流動性。 許多藝術品不僅會在今年價值下跌,而且對藏家來說,變現能力的下降會非常顯著。 流動性被嚴重束縛,藏家若要將手中的藝術品變成現金,就要面臨更長期的等待、更高昂的銷售佣金。 眼下的情勢持續越久,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藏家面臨更嚴重的流動性問題。 比如說,施加了槓桿的藏家可能很快就不得不應付私人銀行家打來的電話。 原本打算讓自己的收藏在明年升值的藏家,現在也要重新評估藝術品在自己資財負債表中的意義。

作品交付。 在通過畫廊或經紀人購買作品之後的交付期間,如果中間人面臨破產或對擔保人負有債務,那麼買家就有失去作品所有權的風險——許多買家在上這一課的時候都感到驚訝 。 在經濟衰退期間,大量的小型商業機構都有破產危險,在此時尤為重要的,就是對作品的交付過程施加保護,避免作品被畫廊或經紀人的債權人收走。

捐贈。 作為《新冠病毒疫情救助、減免與經濟安全法案》(CARES Act)的一部分,美國國會採取短期手段鼓勵對博物館等非營利機構的現金捐贈。 如果你在美國是納稅人,你可以在2020年的調整後淨收入(AGI)中100%全額扣除現金捐贈額,而在以往只能扣除50%-60%。  AGI 中扣除捐贈額100%的規定,在正常情況下的五年結算期內皆可有效。

 Doug Woodham 

*Doug woodham 是 Art Fiduciary Advisors 的管理合夥人,前佳士得拍賣行美洲區主席,著有《Art Collecting Today: Market Insights for Everyone Passionate About Art》。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