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需要二級市場

分類:國際




 三瀦末雄 日本需要二級市場

《HI藝術》2012/05期

文/吳亞男

攝影/Matsukage Hiroyuki

三瀦末雄曾說過三瀦北京的畫廊並沒有太多藏家,設在北京的據點比較像是維持一個品牌形象,現在三瀦又要遠渡新加坡,成立第三間畫廊,是與村上隆的Kaikai Kiki擁有最多海外據點的日本畫廊。

 

Hi藝術=Hi 三瀦末雄=三瀦

 

2005至2007年是日本當代藝術最受重視的時刻

Hi:覺得今年展會如何?

三瀦:今年韓國、香港跟臺北畫廊都有來,我覺得比去年好了,但只是比去年好,因為去年有地震。G-tokyo我們現在只有15個展商,我們在考慮明年增加到30個,先從邀請本地展商開始,然後再到泛亞洲的畫廊。G-tokyo每年都在六本木的森大廈裡舉辦,森大廈非常難預約到地點,我們今年只預約到2月初,所以沒辦法和東京藝博會一起舉行。我們在考慮明年換到別的大一點的地方。

Hi:你的畫廊是在1994年創建的,那時日本景氣已經很不好了?

三瀦:我第一個畫廊是在1989年時與歐洲畫廊一起合作的,那時我策劃一些海外日本藝術家在紐約及德國的展覽,他們出生於20,30年代,在海外很成功,可是當時有美國評論家認為這些日本藝術家不是當代,而是現代。我就決定再尋找下一代的年輕藝術家,於是我獨立出來,創建自己的畫廊。

一開始我在青山舉辦藝術活動,那裡跟銀座的現代味很不一樣,是東京的流行地帶,我們與策展人一起合作舉辦很多當代藝術活動,帶動日本的當代氛圍,後來認識會田誠,他介紹了很多年輕藝術家給我。

Hi:現在的當代藝術景氣有比較好了嗎?

三瀦:現在是比90年代好。90年代的泡沫破了之後,95年東京現代美術館開幕,一直到97、98、99年時,日本景氣非常低迷。那時我舉辦會田誠展覽,居然沒有一件作品銷售出去,你就知道有多不景氣了。後來,2002年全球吹著村上隆及奈良美智風,很多海外畫廊來日本想找村上隆那樣的藝術家,我們都好興奮,以為是日本當代藝術要起來的時機了。沒想到那一股風從日本吹過,短暫的停留便吹去中國了。2005到2007年,又有小危機,臺灣及中國藏家大量買入日本當代藝術,這是我認為日本當代藝術唯一受市場重視的一段時間,不過只有造就佳士得名單裡的那幾位。《Hi 藝術》5月刊

主持人:三瀦末雄

粉絲專頁